你的位置: 三六五小說 > 資訊 > 三水風七七小說完整版 嫡女情劫在線看

三水風七七小說完整版 嫡女情劫在線看

2019-10-11 10:50:56   編輯:凌萱
  • 嫡女情劫 嫡女情劫

    這是一個嫡女當道的世界。可她身為嫡女,卻被人虐待了整整十三年。十三年后,庶母與庶妹逼她入宮,令她以二八年華之身,侍寢半百昏庸之君。第一夜,她致死。殺手穿越,成為新的她。一雙翻云覆雨手,一柄無名青鋒劍,...

    壬九酒 狀態:已完結 類型:資訊
    小說詳情

《嫡女情劫》 小說介紹

這是一個嫡女當道的世界。可她身為嫡女,卻被人虐待了整整十三年。十三年后,庶母與庶妹逼她入宮,令她以二八年華之身,侍寢半百昏庸之君。第一夜,她致死。殺手穿越,成為新的她。一雙翻云覆雨手,一柄無名青鋒劍,殺太子,創武館,開鏢局,當御廚。閃電般開啟了一段屬于她的盛世繁華。九州天下,無人不知她名姓。可他卻說:“說好了,七兒要和美人姐姐永遠一起的。”他是九州第一帝國的尊貴皇子,是天下第一邪

小說主人公是三水風七七的書名叫《嫡女情劫》,是作者壬九酒傾心創作的一本穿越重生類小說,書中情節設定引人入勝,真的超好看。下面是小說介紹:這是一個嫡女當道的世界。可她身為嫡女,卻被人虐待了整整十三年。十三年后,庶母與庶妹逼她入宮,令她以二八年華之身,侍寢半百昏庸之君。第一夜,她致死。殺手穿越,成為新的她。一雙翻云覆雨手,一柄無名青鋒劍,殺太子,創武館,開鏢局,當御廚。閃電般開啟了一段屬于她的盛世繁華。九州天下,無人不知她名姓。可他卻說:“說好了,七兒要和美人姐姐永遠一起的。”他是九州第一帝國的尊貴皇子,是天下第一邪

《嫡女情劫》 第10章 禮物 免費試讀

狐裘當頭罩來,隱隱有戾風浮動,殺傷力竟比刀劍還狠辣。
若是真將她的頭臉罩住,只怕她這張絕色的容顏便要毀去。
-------------
女人都是愛美的,誰也不愿意頂著一張毀容臉招搖撞騙。
風七七面色慍怒,縱身避讓,手長劍一挑,于半空中化解了狐裘的力道。
雪白狐裘飄然落下,穩穩覆蓋上她肩頭,令她單薄的身子瞬息暖和起來。
她斜睨瀟陽王一眼,不屑一笑,丟了手中長劍,揚聲道:“多謝。”
一語畢,她雙足一躍而上,攀住低矮院墻,頭也不回地跳了下去。
“追!”黑衣獄卒拔劍追出,大有為瀟陽王出口惡氣的意思。
此等赤果果的諷刺,別說是大夏國第一邪王,就是他們這些獄卒也忍受不得。
瀟陽王目色閃動,盯著那一截斑駁院墻,抬手阻止。
眾人一滯,退后一步,沒有再追擊的打算。
秋霜皺眉上前,急切道:“主人……”
“退下。”瀟陽王冷冷一言,滿面不耐之態,驚得秋霜當即跪地。
他并不多看秋霜一眼,越過眼前跪伏的麗色身影,邁步走出了暴獄。
能分毫未損走出暴獄的人,普天之下恐怕只有瀟陽王一人。
有等在暴獄外的好事者,一見他穿著墨色錦衣走出,當即將消息散播開去。
……
流火城,漫天飛雪。
夜色朦朧,這朦朧的夜色夾雜著飛雪,瞬間將人拉入了時光的幕影中。
風七七裹著雪白狐裘行走在飛雪中,臉上的神色始終是冷淡的。
瀟陽王好功夫,可惜小小一件狐裘,并不能將她怎樣。
真以為她會坐以待斃,被一件衣裳罩個滿臉見紅么?
她勾唇一笑,伸手拉了拉曳地的狐裘,笑得愈發燦爛起來。
到底,白送了她一件御寒的禮物。
三岔路口有成群的奔馬馳近,她雖未親眼看見卻已聽了清晰。
她雙目一閃,翻身避進最近一條岔道,背對著路口低頭行走。
然而,奔馬并未按照她的預計行走,卻剛好馳入她所走的巷道。
風七七一冷,暗暗握住了袖中的匕首。
一眾鐵衛縱馬奔來,乍見一人穿著稀世罕見的曳地狐裘,總要多看兩眼。
這一看不打緊,卻看出了些端倪。
似乎,是個女人。
能穿此等狐裘之人,斷然不是等閑之輩。
美人裹裘禹禹獨行,逢此風雪之夜,又遇追捕異國妃嬪之期,侍衛隊長勒馬出聲道:“小姐夜半獨行,可是遇到了什么困難?”
這句問話,不管風七七如何回答,總免不得一番攀談。
一攀談,卻要露出破綻。
她匕首出袖,佯裝未曾聽見,依舊穩穩前行,暗中卻做好了翻身回刺的準備。
大不了,與這些人大戰一場。
反正,天氣陰寒,她正需要好好活動一下。
這一頭,風七七神態冷淡,那一頭,侍衛隊長卻敏銳的察覺了異常,他馬鞭一甩,就欲跳下馬來查看清楚。
然而……
“姐姐,你怎么回來的這樣晚?”
巷道深處,一個小小身影提著一盞羊角風燈笑嘻嘻的跑來,一直跑近了風七七,方將風燈交到她手中,仰頭道:“娘都等急了。”
小家伙不過七八歲年紀,生的粉面玉團,十分好看。
看他穿著,似乎也并不貧寒。那將要跳下馬的侍衛隊長一滯,勒著馬緩緩跟著。
一眾鐵衛紛紛轉頭去看,但都沒有多言。
玉國第一美人風七七,雖然極美極貴,但在大夏國流火城斷然不會有這么一個可愛的幼弟,更遑論還有個等急了的娘。
姐弟二人提著一盞風燈,站在風雪中細細說話,侍衛隊長終于轉過頭,馬鞭一甩,縱馬奔去。
“駕……”
鐵衛們毫無留戀的離去,小男孩轉過頭,直看著他們的身影消失不見,方回頭笑瞇瞇道:“姐姐,沒事了。”
風七七低頭看著他頑皮的笑臉,目光閃動道:“你為什么要騙他們?”
小男孩仰起頭,認真道:“我看你不像是壞人。”
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,他小小年紀又怎么知道她不是壞人?
風七七淡淡一笑,認真道:“我就是個壞人,一個十足的壞人。”
二十一世紀的一切,此刻來看就像是一場夢,可她在那一場夢中所做的事情,還真算不上光明磊落。
她是一個殺手,一個黑暗組織中的王牌殺手,一個令許多人聞之膽寒的絕地修羅。
自然,是一個十足的壞人。
小男孩嘻嘻一笑,高高提起風燈照住她的臉,仔細打量,認認真真道:“我知道你不是壞人。”
他眨眨眼,變戲法一般從懷中摸出一張雪白的紙,遞給她道:“喏,給你瞧瞧。”
風七七疑惑接過,卻見那紙上精細描繪著一名女子清晰的臉。
那張臉,怯弱溫柔,冷光艷艷,別有一段異樣的嬌媚風情。
正是她自己。
她一怔,竟有人用工筆畫,將她描繪的這樣清晰,直如活得一般。
要知道,在古代,中國人都是用毛筆作畫的。
即便畫得再好的畫師,也只能達到傳神而已,絕不能逼真臨摹。
這顯然出自現代人或者西方人手筆的畫,究竟是誰畫的?
細細看過紙上文字,風七七冷冷一笑,她竟又成了大夏國的通緝犯。
命運豈非跟她開了個小小的玩笑?
從前她是國安局懸賞重金的頭號通緝犯,也沒人能拿她怎么樣。
而今,這大夏國的通緝犯,還能翻了天去。
她嗤之以鼻,將畫像團起就欲撕成碎片。
小男孩卻搶在她出手前,先一步將畫像奪走了。
她眼簾一抬,淡然道:“你不怕我?”
“我為什么要怕你?”
小男孩挑眉,學著她的樣子,冷著臉道:“我好不容易撕下來的通緝榜文,被你揉皺了怎么行。”
他小心翼翼將畫像疊好,復又收入懷中,這才笑瞇瞇道:“你走吧,我知道你不是壞人。”
真沒想到,于異時空的異國深夜,在這寒冷的街頭,她竟遇到這樣一個好玩的小正太。
她點點頭,認真道:“多謝了。”
一語畢,她松了挑風燈的小棍兒,任由他一人固執的握著,轉身離去。
剛走兩步,身后人卻開了口。
“風七七。”
他竟然直呼她的名字。
風七七回頭,隔著風雪望著小小的他,看他脊背挺直面容肅然,不由冷清道:“還有事?”
小男孩咬咬唇,鼓足勇氣跑前幾步,將手中的東西塞給她,悶聲悶氣道:“這個送給你。”
她攤開手,遲疑:“鈴鐺?”
“美人都是該佩戴鈴鐺的,這個鈴鐺,我一直想要送給你,你好好戴著吧。”他說的很是認真,語氣中有著難以抗拒的執拗。
一顆鈴鐺,大如桂圓,外用赤金,顏色澄黃,內用明珠,雖夜視仍可窺其光華。
其上打著好看的纓絡,剛好可以掛在腰帶上。
她眨眨眼,盯著他漲紅的臉,不以為意道:“這東西可不便宜,給我做什么?”
小男孩臉一白,極不耐煩道:“你難道沒聽見我說的話?美人都該用鈴鐺的,你連個鈴鐺也沒有,真是丑死了。”
大約,不戴鈴鐺的女人真是丑死了。
看他臉色,只怕她一個不答應,他便要打滾哭鬧起來。
她神色一動,點點頭認真道:“好吧。”
言畢,竟真將那走到哪兒響到哪兒的鈴鐺,仔仔細細拴在了腰帶上。
風雪愈大,刮過巷道,卷起一地飛雪。
小男孩凍得紅撲撲的臉甜甜一笑,羞赧道:“這樣就很好了,你走吧。”
風七七冷淡應下,低聲道:“今夜多謝你。你叫什么名字,日后有機會,我一定……找你的。”
如今的她身無長物,要說報答,到底是夸大了。
況,只看他這鈴鐺,大約也不是那等窮苦人家能有的,真是用不著跟她這種亡國妃子扯上關系。
她只說會去找他,算是一個善意的謊言吧。
小男孩聞言卻臉色紅潤,握緊了風燈,望著她的眼睛固執道:“我會去找你的。”
他說的信誓旦旦,似乎容不得旁人質疑。
風七七有些詫異,微微一笑答應下來,伸手撫了撫掛在腰上的鈴鐺,聽得鈴鐺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音,笑道:“我等著。”言畢,轉身不再回頭,匆匆離去了。
身后的風燈,似乎隔了許久,仍亮在那里。
……
深夜的流火城街頭,并不宵禁,繁華街道上,處處可見燈紅酒綠、香車寶馬、錦衣夜行。
風七七披著狐裘,掛著鈴鐺,漸漸掩入繁華夜色,被那風雪藏匿了行蹤。
滿大街的墻壁上,隔著不多遠便有一張榜文,其上細細描繪著風七七的容貌,配著通緝的文字。
那工筆畫當真相似,簡直就是一張彩色照片。
隨便是誰,只要看見風七七,定能認出她就是通緝榜上的人。
她不由一笑,大概能想象出小男孩吃力撕著榜文的模樣。
不知為何,她的心頭竟莫名一暖。
二十一世紀,BOSS待她冰冷非凡,她挨得打實在不少。
二十一世紀,她與同為殺手的同仁,亦沒有建立起友好的關系。
殺手,本來就是一個冷血的職業。
自成為殺手的那一天起,人生處處是殺機。
她,已經很久沒對任何人敞開心扉了。
風七七抬起眼簾,望著對面高大的商鋪大門,抬腳走了過去。
商鋪金碧輝煌,臺階很多,門檻也很高。因為是夜中,幾乎沒什么人來往。
掌柜的是個高個子年輕男人,正坐在柜臺后打盹兒。
當然,若是人多,只怕風七七也不敢出現在這里。
她走過去,垂著眼簾,低聲道:“老板。”
掌柜的迷迷糊糊睜開眼,搖搖頭揉揉臉,半打著哈欠道:“小姐是要當,還是要贖?”
夜半三更,看他樣子,瞌睡重得恐怕根本沒看清她站在那兒。
她依舊低著頭,悶聲道:“我想當個東西。”

最新推薦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大乐透2009年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