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三六五小說 > 古言 > 重生之恕難為后

更新時間:2019-01-14 17:23:59

重生之恕難為后

重生之恕難為后 婉梨 著

連載中 蘭緣九骨 冶艷小說 神怪小說 鬼怪小說 科幻小說 女主爽文小說

高質量小說《重生之恕難為后》由婉梨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,小說的主角是蘭緣九骨,書中感情線一波三折,卻又順理成章,整體閱讀體驗非常不錯。下面看精彩試讀:"千重山巒方得如此一月,她的名鐫刻月的字眼。前世雪原生死成謎,今生重生在三年后的大恒,化為“蘭緣”。得溫情而內斂的九骨默默守護,得清姿雋永的藍遐邇送往皇宮,得明朗亮烈的戀人江時風一番猜測……諸多情思糾葛,難言心中苦楚,他篡改地圖,他被迷不知,他暗中謀劃。“我一直在等。”“見到你時...

精彩章節試讀:

侍女提著如火血燈,翩躚而來。

"請……"她芊芊玉指一拂,眉黛彎彎。

臨走前,九骨專程來探望她。

他的眉梢里是難得不舍,他的手指冰涼卻堅毅。他無法違抗藍遐邇。他在盡力平息自己的情緒。做暗衛,就要磨滅所有的情緒。他無法克制,所以只能忍耐。

在蘭緣的記憶里,九骨并沒有對她有多少愛意的表現,只不過在夜晚寒冷難耐之時,會分一角棉被給自己罷了。

她看著他,前世有多少男子對她求而不得,不惜拋千金如撒糞土,不惜遣盡良姬美妾,不惜與至親父母骨肉反目為仇,都沒能換來她一朝回眸。

是因為看盡了世態炎涼,魂未歸地府而重回碧落的蒼涼之感么?

她竟有一絲悸動。

但她沒有猶疑。

因為她醒來后,總是覺得有一處不對勁。前世,她明明記得有藍遐邇這個人存在。他是江時風的得力助手,更是送她進宮遇見江時風的人,然而她對藍遐邇全無記憶。

關系如此密切的人,卻完完全全想不起來。

所以她一定要見到藍遐邇。

侍女帶她梳洗化妝。

恰到好處的熱水繚繞出旖旎的溫度,潔白的肌膚洗滌得泛上了珍珠般的粉紅色。

因為已經上過了藥,傷疤淺淺。烏發漂浮在水中,如海藻,纏繞溫柔,神秘鬼魅。

侍女給她拿來一件百花刻梅絲蝶金紅長衣,細心侍候她穿上。

鏡中的人描了眉,似濃翠羽,抹了鉛粉,如微白天光,點綴額間細碎流金溢彩的花鈿,艷麗如凰。

她前世天生一副禍水臉,堪稱絕代,掃黛嫌濃,涂鉛訝弱,并沒有什么心思畫妝。

但她看了現在那張飛靈的臉變作了雍容華貴,也不得不贊嘆一句,真是"佛靠金裝,人靠衣裝"。

"去吧。"侍女站在石門外,眼中竟有如煙哀怨。

重千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沒有說話。身為女子,她多少也能了解一些她的哀愁。

她正要踏入門中,卻有一個男子聲音傳來:"且慢。"

重千月回首。那人急匆匆走來,厲聲道:"宮主今日發了熱,讓蘭緣且先回去,來日再見。"

她巴不得如此,忙盈盈下跪,道:"是,卿華師父。"

卿華師父是霜刃宮的醫師,也是宮主藍遐邇身邊追隨的死士,這在霜刃宮已經成為了無人說的事實。所以卿華師父所說的,幾乎等同宮主所說。

卿華皺眉看著她,拂袖而去。

重千月趕回自己的石室,看到的是安靜的九骨。

他坐在昨日給她上藥的地方。幾線光從窗口透出,照在他的臉龐上,眸如寒星。自從重千月第一次見到他,他幾乎總是這樣。靜而不默,沉而不重。

他偏頭,道:"這么快。"

重千月才想起來自己臉上的妝和身上的衣都未換,道:"宮主今日有恙。"

九骨無所謂般重新轉過臉,冷冷地道:"今日有恙,明日呢?"

九骨的話語中儼然有幾分傲氣與自負,仿佛他根本不是霜刃宮的暗衛,而是一介貴公子。重千月因為前世的宮廷生活和與江時風的愛戀,她再熟悉不過這種氣度了。

只有曾經凌駕于他人之上的人,才會有這種語氣。

重千月扯起笑:"那便去了。"

九骨忽然道:"你不記得我送給你的發簪了?"

重千月笑容不變,優雅從容:"你何時送過我發簪?"

九骨平靜地盯著她:"是我記錯了。"

重千月的心頓時提了起來--看來,九骨也不是平凡人物。剛才那發簪一事,分明是刺探。

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:

猜你喜歡

  1. 冶艷小說
  2. 神怪小說
  3. 鬼怪小說
  4. 科幻小說
  5. 女主爽文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大乐透2009年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