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三六五小說 > 都市 > 人王

更新時間:2019-10-11 17:30:25

人王

人王 句號 著

連載中 李長靖程若水 宮斗小說 婚姻愛情小說 多肉小說 exo小說

小說角色名是李長靖程若水的小說叫做《人王》,這本小說是知名作者句號所編寫的社會都市類小說,小說文筆極佳,良心作品。下面看精彩段落試讀:“聽說長安城死了個戲子”“戲子唱得一出頂好的霸王別姬啊”“那她是怎么死的”“不過是信了個假霸王做了回真虞姬罷了”

精彩章節試讀:

"十塊錢一斤,愛賣不賣。"

藥鋪的柜臺前,臉型微胖的中年老板正噼里啪啦打著算盤對賬,連頭都沒抬一下。

"夏掌柜,您再看看,我這里有人參,有雪蓮,有靈芝,品相都非常不錯的……"

柜臺下站著一個十八九歲的年輕人,他雙手托著一個小背簍,正將里面用黑布細心包裹著的藥材,如數家珍般一株株放在柜臺上。

"我說了十塊錢一斤,愛賣不賣!"

藥鋪掌柜"啪"一下放下賬本,抬起頭來,臉色冷漠地看著面前這個滿頭大汗的年輕人,惡狠狠說道:"李長靖,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,得罪了鎮上的蘇家,有人肯收你的藥就算不錯了,你還敢在這里胡攪蠻纏?"

名為李長靖的年輕人不死心,仍苦苦哀求道:"夏掌柜,行行好,我家里急用錢,我妹妹今天生日,還等著我拿錢給她買蛋糕呢……"

"趕緊給我滾!"

藥鋪老板勃然大怒,抬起右手用力一掃,將柜臺上的藥材全部掃在了地上,一時間裹布散開,七八株晶瑩剔透、珠圓玉潤、散發著濃郁藥香的藥材,便暴露在了空氣中。

哪怕是年過四十、一輩子都跟藥材打交道的老板,見到這些堪稱極品的藥材時,仍舊忍不住眼角抽搐,一陣肉痛。

李長靖神色黯然,沒有再強求,吃力蹲下,默默將散落滿地的藥材重新用布包裹好,放回自己的背簍。

等他收拾好了一切,這才撐著膝蓋站起,沖老板抱了抱拳,想要轉身。

"李長靖,你等一下!"

就在他準備離開的時候,內屋里突然跑出來一個穿著藍色校服的女孩子,只見她約莫十八歲上下,身材十分高挑,肌膚白得像雪一樣,留一頭烏黑柔順的齊耳短發,只是俏生生站在那里,就可以跟方才那些極品藥材相比,也不遜色半分。

女孩子名叫夏可可,是藥鋪老板的女兒,今年剛讀高三。

夏可可走出來,來到李長靖面前,對他說:"你的藥材我全要了,一百塊錢一株,你肯賣嗎?"

李長靖大喜過望,正準備答應,可柜臺那邊的掌柜已經拍桌而起,大喝道:"夏可可,你要是敢買他的藥材,我就當沒生過你這個女兒,以后也不許你再踏進藥鋪半步!"

正準備從褲兜里掏錢的夏可可嚇了一跳,回頭望向臉色鐵青的父親,長這么大從來沒被這樣罵過的她,瞬間紅了眼眶,同樣大聲喊道:"你兇什么兇,這錢是我在外面打零工掙的,我要買藥材,關你什么事!"

夏掌柜冷笑道:"錢雖然不是我的錢,但你夏可可就不是我女兒了?你常年在外面讀書,對鎮上的事情又知道多少?你長大了,我也管不了你太多,但如果你想讓咱們家鋪子開不下去,甚至以后都沒法在鎮上立足,你就盡管去買他的藥!"

夏可可臉色一白,正如他父親所說,她這些年一直在市里讀書,很少回來,只知道鎮上的住民一直在排斥這個名叫李長靖的男孩子,卻沒想到會嚴重到這個程度。

一時之間,夏可可放在口袋里的手僵住了,看看李長靖,又看看她父親,進退兩難,泫然欲泣。

"夏可可,謝謝你。"李長靖感激地看了女孩一眼,輕聲道:"藥材我還是不賣了。"

說完這句話,他將背簍放在肩上,輕輕拋了拋,這才扶著自己的右腿,一拐一拐走出門去。

女孩這才發現,這個在當年為了她將那個討人厭的蘇博文一拳打成重傷的男孩子,步履蹣跚,右腿已經瘸了。

等到李長靖離開了藥鋪,夏可可猛然想起了什么,朝那個背影急追了上去,過了幾分鐘之后,才又重新回來,美麗的臉上居然帶了幾分笑意。

掌柜夏千山心中微微一嘆,輕聲問道:"你剛才追上去,沒有買他的藥材,只是借了錢給他,對不對?"

夏可可冷哼一聲,板著臉,在旁邊角落找了張凳子坐下,猶自生著悶氣。

夏千山搖了搖頭,看著門外已然昏黃的夕陽,輕聲說道:"李長靖這孩子,淳樸,善良,脾氣心性樣樣不差,還是我看著長大的,會不喜歡他嗎?只是喜歡是一回事,不能幫他,也是一回事啊。"

夏可可放在腿上的雙拳猛地攥緊,忍無可忍道:"難道那個蘇家就這么厲害嗎,鎮上所有人都得怕它?"

夏千山看了她一眼,"鎮上住民一共4000戶,兩萬多人口,其中八成以上的勞動力,全是蘇家的工人。鎮上300多間商鋪,超過250間屬于蘇家的產業。"

"也就是說,鎮上每一戶人家,幾乎就有一個是蘇家的人。蘇家是鎮上的首富大戶,所有住民都得看他們的臉色吃飯,這是鐵一樣的事實。而李長靖跟蘇家之間的仇,我不說你也知道,所以不光是咱們家,整個鎮子的人,幾乎都不敢跟這個年輕人扯上關系。"

"爹又不是傻子,李長靖賣的藥材,每一株都是上品,放在市價上輕輕松松就能賣上千的,可是蘇家隔三差五就有人過來威脅我,不準我跟他做生意,所以爹才把價格壓得這么低呀,換成是其他鋪子,只怕不等李長靖進門,就得攆他走了。"

夏可可低著頭,用白皙手背擦了擦泛紅的眼睛,"說到底,還是咱們害了李長靖。"

夏千山臉色一變,低聲說道:"這話千萬不能亂說!十年前李長靖之所以將蘇博文打成重傷,很大程度上的原因,都是因為他那個名義上的童養媳,而你只不過是剛好在現場而已。"

夏可可沉默不語,一時不知道該說什么好。

但過了一會,她又猛地想起了什么,低聲問道:"爹,我記得李長靖當年是咱們鎮上出了名的天才,才十歲就力大無窮,鎮門口那塊千斤重的大石頭,他輕輕松松就能舉過頭頂,可是現在為什么連背個竹簍都這么吃力了?"

"誰知道呢。"夏千山感嘆道:"可可你是不知道,18年前,李長靖出生的那個晚上,他家房頂上的天空,出現了一株超級大的人參影子,像高樓一樣直聳入云,根本望不到頭,鎮上很多老人都看到了,可是誰都無法解釋那是什么原因。"

"而李長靖這孩子呢,出生才三個月就能走路,半歲就能說話,不僅懂事,還有一膀子力氣,才三四歲就已經長得像七八歲孩子一樣高了,經常幫著他爹上山砍柴,一家人雖然貧窮,但也其樂融融,十分幸福。"

"但就在李長靖八歲那年,有一天鎮上來了一大批外來人,穿金戴銀,十分氣派,開來的豪車能從鎮上的大街排到三四公里外,據說是李長靖他媽媽的娘家人,同時也是本省的首富,大業城徐氏,來這里是為了完成一樁早就談好的娃娃親。"

夏可可皺起柳眉,她當時也已經八歲了,對這事還有著挺深刻的印象。當時那些徐氏的人,根本不是來完成婚約的,李長靖原本跟他們家的一個大小姐要在10歲的時候訂婚,然后到雙方20歲的時候再結婚,可那些外來人并沒有把那個大小姐帶來,反而將一個容貌丑陋的小女孩推給了李家,聽說那個小女孩是一個旁系的男丁跟家里的保姆生下來的私生女,地位十分低等,加上得了怪病,身上全是麻子疙瘩,令人不敢直視,李長靖家覺得對方不光毀約,還故意換人來羞辱他們,雙方因此差點起了沖突,最后的結果就是那個長相丑陋的女孩子,留在了李家,而娃娃親也就這么定下了,當然這件事放在任何人身上,都是奇恥大辱,更令得李家人在鎮上抬不起頭,淪為了所有人的笑柄。

"李長靖這個孩子,是真的可憐。"夏千山嘆氣道:"娃娃親定下來之后的第二年,那個女孩子因為相貌丑陋,在外面玩耍,被鎮上蘇家的那個長子蘇博文,帶人堵在巷子里,又罵又打,說什么難聽的都有,還被人撒尿在身上,那時候的李長靖就是個毛頭小孩,啥也不懂,怒火中燒,就一拳打在孫博文胸口,比他大了五歲、整整高出一個頭的大男孩,居然被他打飛出七八米遠,當場昏死了過去。"

"當天晚上,蘇家就召集了一大群人找上門來,二話不說就將李長靖他爹毒打了一頓,直接打得那個正值壯年的漢子吐血重傷,第二天就不治去世了,而李長靖也被打斷了右腿,從此之后成了瘸子。更令人難過的是,他爹去世之后,他娘親也郁郁寡歡,茶飯不思,不久也得了大病,撒手人寰,李家從此只剩下了李長靖,還有那個被逼婚強塞過來的丑陋女孩,兩個孩子相依為命到了現在。"

"從那時候開始,李長靖的天才光芒就消失了,不見了那一膀子力氣,整個人也病怏怏的,連走路都吃力。"

夏千山嘆息一聲,站起來,叮囑夏可可道:"女兒,你借錢給李長靖可以,但千萬不能跟他扯上關系,雖然他當年算是幫過你,但咱們家這些年也沒有對他落井下石,已經算是還他的人情了。"

夏可可沒有接這個話頭,想了想,反問道:"爹,李長靖剛才賣的那些藥材,品相這么好,都是他自己種的嗎?"

夏千山點了點頭,贊嘆道:"李長靖這孩子確實是個天才,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,十年前他爹娘去世之后,他自己在鎮子西邊的一塊地上,學人種起了草藥,一開始所有人都不看好他,草藥對環境要求這么苛刻,豈是那么容易種植的?可說來也怪,在這小子的一番努力經營下,那塊藥田不光規模越來越大,這么些年下來,已經擴大到一畝多了,里面還種植了非常多上等的藥材,像靈芝、人參、雪蓮等等,這些只會出現在深山老林里的名貴藥材,他那里應有盡有,而且全是上品,在任何地方都是可遇不可求的。"

只是說到這里,夏千山又嘆息道:"可恨的是蘇家處處針對,禁止鎮上的人收購李長靖的藥材,更是切斷了一切這方面的銷路,讓得那些名貴藥材,只能自己枯萎、爛掉,真是可惜得很。"

在夏家父女說著這些話的時候。

鎮子的另一邊,橘紅的夕陽下,李長靖肩上背著那個小竹簍,一瘸一瘸走在冗長的街上。瘦弱的身體在背后拖出長長的影子,既單薄又無力,像極了他走路的樣子,病怏怏的。

他先是到肉鋪子那邊,買了一斤豬肉,不出所料,原本12塊錢一斤的豬肉,他買需要36塊,貴了整整三倍。如今正值夏天,天氣炎熱,于是他又買了一個大大的西瓜,三斤多,付了60塊。最后到蛋糕店那邊,買了一個兩磅的蛋糕,200塊。

就這樣,夏可可借給他的三百塊錢,就這么花光了。

李長靖覺得,他這長這么大從沒有這么慷慨過,但他一點也不心痛,因為今天是她妹妹程若水的18歲生日。

這些年的日子,很難熬,但其實熬過去了,也就那樣。

至少他并沒有辜負他娘親去世時的叮囑,他一直都在努力的活著。

李長靖的家是鎮子南邊上的一棟土胚房,雖然簡陋破舊,但是他白天在外打理藥田的時候,程若水總會細心在家里打掃一切,所以家里一直都十分整潔,纖塵不染。

程若水名義上是他的童養媳,但他一直都當她是自己的妹妹,兩人感情雖然深,但還沒達到那種兒女情長的程度。

這時候,頭頂天空突然響起一道驚雷,不多時烏云便開始從四面八方匯聚過來,隱隱有下雨的趨勢。

李長靖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,于是加快了腳步,打算早點回家。

可是當他路過一條街的拐角,冷不丁的面前冒出了五六個人,清一色是二十出頭的年輕男人,為首一個23、4歲上下,穿著淺藍色的名牌西裝,梳一個大反背,長相有些秀氣,但嘴唇很薄,三角眼型,加上臉色有些病態白,令他看上去徒增許多陰翳。

見到這個青年,李長靖腳步一頓,心中一沉。

蘇家長子蘇博文,世界真是小,不是冤家不聚頭。

這些年來,蘇博文可沒少找他麻煩,每次都是一頓毒打,李長靖早就習慣了,因此這次他表現得很平靜,輕聲說道:"有事?"

蘇博文瞇起那雙三角眼,扯了扯嘴角,皮笑肉不笑道:"難道沒事就不能找你了?李家大公子,你什么時候這么大架子了?"

李長靖面無表情,沉默不語。

蘇博文也不跟他廢話,目光淡漠道:"開個價,我要買你那塊藥田。"

李長靖搖了搖頭,"不賣。"

蘇博文并不意外,呵呵笑道:"李長靖,何必呢。我們之間確實有仇,但只要你答應將藥田賣給我,以后我蘇家絕對不會再找你半點麻煩。"

李長靖微笑道:"說這話的時候,你自己相信嗎?"

蘇博文收斂起笑容,面無表情道:"那就是沒得談了?"

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:

猜你喜歡

  1. 宮斗小說
  2. 婚姻愛情小說
  3. 多肉小說
  4. exo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

關注微信公眾號青蛙美文

回復人王或者回復書號3452 閱讀全文

×
大乐透2009年走势图